歡迎來到114ic電子網!登錄免費注冊 加為收藏

2022半導體產業上半年關鍵字:疫情、去庫存與資本寒冬

更新時間:2022-7-4 10:10:00
摘要: 2022年的上半年,又是突破想象力的半年。這幾年,想象力總是被突破,預測行業走勢往往吃力不討好,但總結要做,應對方法也要找,那我們就來盤點一下2022年上半年的半導體市場吧。

2022年的上半年,又是突破想象力的半年。這幾年,想象力總是被突破,預測行業走勢往往吃力不討好,但總結要做,應對方法也要找,那我們就來盤點一下2022年上半年的半導體市場吧。

一、被高估的俄烏戰爭影響

2月24日,俄羅斯總統普京宣布對烏克蘭展開“特別軍事行動”,俄軍開進烏克蘭,導致全球市場劇烈波動。芯片被視作美俄雙方在俄烏戰爭上經濟制裁的重要手段之一,美國主要半導體公司紛紛宣布停止供應俄羅斯市場,而外界一度擔心俄烏戰爭會導致半導體生產制造用的特殊氣體供應不足,因為烏克蘭和俄羅斯都是半導體特氣生產大國。

如今,俄烏戰爭持續時間已超過4個月,這場戰爭對半導體產業的影響并不沒有當初輿論認為的那么大。其實基于市場狀況分析,就可以了解到,俄羅斯與烏克蘭的電子制造業規模都不大,戰前俄羅斯集成電路進口金額排名全球30位左右,華為一家公司采購的芯片金額就遠超俄羅斯,而半導體特氣也有中日韓等國家的供應商可以替代。所以,無論是美歐的制裁,還是特氣供應,都沒有對半導體產業鏈正常運作產生實質性影響。而隨著關注度下降,只要戰爭不大規模升級,其對半導體產業的影響必然越來越小。

二、被低估的疫情影響

把時間點撥回3月份,多數人應該沒有預期到奧密克戎病毒在上海肆虐時間會超過兩個月,而上海封城對長三角乃至全國經濟的影響力也超出預期。從3月28日上海浦東封城開始,到6月1日市內初步解封,兩個多月的時間里,上海經濟遭遇嚴峻考驗,芯片產業也不例外。

晶圓制造與封裝測試等生產型企業,產線停工對企業生產計劃影響極大,為了保生產,上海的芯片制造與封測企業不得不將員工長期封閉在廠區,而部分生產型企業也因有員工感染不得不停工進行消殺處理。上海是芯片設計重鎮,為了保證研發與運營效率,部分芯片設計企業在封城之前也將部分研發與運營人員安置于公司內,這些員工為了企業正常運轉,兩三個月吃住在公司,由于一直封控在公司辦公場所,兩個月沒有機會理發剃須,不少人看起來有點“野蠻”。

4月16日,上海市經信委發布《上海市工業企業復工復產疫情防控指引(第一版)》,據探索科技(ID:techsugar)統計,在“防控指引”提到的首批重點企業白名單中,集成電路及其配套企業數量達到82家??傮w來看集成電路及其配套企業在產情況較好,82家企業中有7家企業停產,在產比例達到91.4%。相對而言,標注為“汽車產業鏈配套”企業有224家停產,按231家重點汽車產業鏈企業來算,停產比例高達97%。

這些吃住在公司的從業者,為上海半導體產業在疫情期間維持生產運營的正常運轉付出了巨大犧牲。

除此之外,物流中斷對生產型半導體企業造成了較大影響,原材料運不進,產品運不出,供銷兩端都出現困難,而即使沒有吃住在公司的員工,也因為大量精力要花在基本生活用品供應與核酸/抗原檢測上而工作效率低下,而封控對線下消費的影響將會傳導到元器件需求端??傊?,多數人一開始對疫情可能造成的負面影響都低估了。

三、去庫存

在去年底做預測時,還有不少機構認為供需緊張至少會持續到2022年底。對此,探索科技(techsugar)曾分析,圍繞2021全年的供應緊張本就是結構性供需失衡,主要由汽車芯片等“小眾”市場引發,繼而由于渠道炒作蔓延至其他行業,總體上來看,需求增長對產能考驗并不如市場反應那么強烈,而近兩三年開始投入的產能建設很多并不是單純為了應對市場需求增長,更主要是為防范區域政治風險升級,因而供需逆轉可能并不需要等到2022年底。

從分銷商渠道獲得的信息來看,這一判斷得到驗證。2022年一季度,手機和小家電砍單幅度都很大,供應鏈緊張狀況已經分化。國產MCU已經有不少廠商開始放低價搶份額,尤其是八位機,但高端32位MCU受影響還??;本土藍牙芯片和中低端電源芯片也是供應充足,價格下行;電視與機頂盒的主芯片,現在交期短,供應足;存儲器則已經處于下行狀態,渠道紛紛拋貨。

由于疫情影響,這兩年整機廠商改變了傳統低庫存策略,以避免因供應終端而導致的停產,因而現在整機廠商通常會備一個月的庫存,分銷商也會有一個月庫存,這樣再加上原廠有一個月庫存,所以終端市場需求冷淡,反饋給原廠大概需要一個季度的時間。

果然,從二季度開始,原廠“庫存高位”的消息不斷,終端客戶的庫存水位也不斷突破警戒線。英特爾庫存金額創出歷史新高,而產業鏈也傳出蘋果、高通、AMD和Nvidia等大廠紛紛砍單,調低出貨預期。而最新消息是一向緊俏的臺積電產能也可能出現松動,這意味著全行業開始進入去庫存周期。

四、資本寒冬

半導體項目融資遇冷,在2022年也成為常態。疫情影響是一個原因,在疫情猛烈的4月與5月,很多投資人都被困在駐地,雖然現在技術手段上可以實現不見面也能投融資流程,但對多數投資人來說,一個新項目沒有面對面談一次就簽約,總是有點不踏實。

資本市場回歸理性則是更重要的原因。一方面,這幾年半導體市場火熱,外面的資本不斷涌入,導致行業估值出現一定泡沫,稍微看得上眼的項目都不便宜;而大量企業在科創板上市,半導體概念股不再稀缺,二級市場資金更加理性地看待半導體股票;二級市場行情走低,新股頻繁破發也倒逼一級市場修正估值,一級市場投資者在對待半導體項目時更加謹慎;資本泡沫帶來的全員行業薪資上漲,使得新創企業盈利壓力增大,中低端賽道即便從競爭對手中殺出來也不一定能有盈利,這是讓資本趨于冷靜的另一個因素。

而且花無百日紅,半導體概念火了這么多年,看得到的方向,投資機會都已經不多了,所以不少前幾年擠進來投半導體的資本,又開始布局新賽道。

從業內人士了解到的信息來看,準備今年融資的半導體企業,有不少面臨不下修估值就融不到錢的窘境。

五、如何應對

經過2020下半年至2021年這個半導體產業史上少有的超級繁榮期之后,如何應對接下來的去庫存周期,頗考驗企業生存智慧。

如前所述,由于受到疫情與國際政治影響,終端客戶、原廠與分銷商都改變了之前低庫存管理策略,紛紛加大庫存,這會導致產業鏈上下游對庫存變化的反應變慢,也增加了去庫存的風險。對于國內中小規模的芯片企業而言,在這個階段,尤其要注意庫存控制。特別是過去兩年拿不到產能的廠商,忽然能拿到了產能,不一定是好事,要根據自己現金流的狀況合理購買產能。

在這個繁榮周期,頭部廠商積累了豐厚利潤足以支持其打比較長時間的價格戰,而供應過剩之后,把芯片賣出去變得很困難,如果自家產品并沒有突出的技術優勢,不具備議價能力,那么現在投出去的產能,很可能面臨兩種情況:要么賣不出去壓在自家倉庫,要么虧本賣。

對全行業而言,景氣度向下走不一定是壞事,擠去泡沫才能更健康地成長。今年下半年到明年,中小芯片設計公司將很難熬,尤其是近期才開始量產出貨的企業,恐怕上來就要遭遇價格戰,一些企業將面臨或者關門或者被收購的選擇,行業間并購將比較頻繁。

當然,具體到每一家企業,還是需要考慮好自己的過冬策略,無論是殺價拿市場份額,還是殺估值拿融資,現金為王大概率是不會錯的。

『本文轉載自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中文字幕无码视频